首页 >> 政务公开 >> 最新动态

高栏港区海岛蝶变产城融合新高地

    发表时间:2019-09-26

港口吞吐量1.28亿吨,将打造高质量发展海洋经济区和临港产业新城
 

 
 
 
 

 

    沧海桑田,用在高栏港区恰如其分。70年前,这里还是几座孤岛,只有遍地滩涂上的芦苇荡显得郁郁葱葱;70年后,高科技装备在这里生产,海内外货物在这里汇集,车水马龙,高楼林立,厂房遍地。

    这里曾是闻名全国的华侨农场,诞生了全国第一台水稻联合收割机、世界第一台甘蔗联合种植机。如今,拼搏创新的精神仍在延续,高栏港区接过笔杆续写辉煌,只是销往全国各地的不再是甜蜜的蔗糖,而是源源不断的清洁能源、高科技打印设备、先进装备……

    从海上孤岛到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从不毛之地到珠海实体经济新引擎。随着黄茅海大桥规划的进一步明晰,高栏港区正从珠海交通末梢,逐渐变为连接粤西的重要交通节点;珠海高栏港综保区将于2020年封关运营的消息,更是给高栏港区实体经济注入一针强心剂。

    同时,伴随着旧城改造、新城建设,以及教育、医疗等民生项目的大力投入,高栏港区逐渐成为宜居、宜业、宜商、宜游的海港新城。

    ●撰文:王韶江 摄影:关铭荣(除署名外)

    交通兴港

    港口搭起五大多式联运体系

    论及高栏港区的发展,绕不过港口的兴起。1986年,波兰城市专家彼得·萨伦巴教授来华讲学,他分析珠海当时的实际情况后指出,珠海的未来在西部高栏港一带,那里具有大型深水良港的建港条件,可以发展大型工业。

    彼时,高栏港区还未成立,所谓的高栏港仅仅是一座四面环海、交通闭塞的海岛,到珠海拱北要转乘多条船,花费一天时间。

    当年,珠海市委、市政府审时度势,做出“开发大西区、建设高栏港”的决定,实施“一港带全局”的大西区发展战略。唤醒沉睡的港口,修路成当务之急。1990年,连岛大堤、珠海大道两大工程相继开工,使珠海市区到高栏港岛的时间缩短至约1小时。

    此后,利好政策不断加码。2006年,为最大限度地赋权松绑,珠海成立高栏港经济区;2008年进一步提出“以港兴市”战略,组建珠海市港口管理局和珠海港集团有限公司,完善港口软硬件,对外打通交通瓶颈。为避免与珠三角内密集的港口分抢珠三角和泛珠三角地区货源,珠海港另辟蹊径,凭借既连接西江、又靠近国际航道的优越条件,积极发展西江战略。随着来自西江的货物源源不断涌来,2017年,高栏港货物吞吐量成功突破1亿吨;2018年,这一数据达1.28亿吨。

    如果说港口的快速发展打造了内通外连的航运体系,那么广珠铁路则担负着打通珠三角西翼海铁联运通道的历史使命。2012年末,广珠铁路全线正式通车,在珠海市告别无铁路历史的同时,也填补了珠江口西岸无货运铁路的空白。广珠铁路贯通后,三一重工、珠江钢管、中海福陆重工、烽火产业园等重大项目沿线依次排列,每天都有货物借助这条物流大通道往来输送,高栏港区重工业的能级、量级进一步提升。

    不仅如此,继港口、铁路之后,高栏港区又迎来重大利好:黄茅海跨海通道工程可行性报告今年初顺利通过评审,黄茅海大桥建设管理处成立。黄茅海大桥将构筑起粤港澳大湾区南部沿海与粤西、广西及大西南等地区联系的快速通道,改变粤西沿海地区与湾区核心区域通道单一的现状,有效将港珠澳大桥的交通运输能力往珠三角西部延伸。

    近年来,高栏港区着力构建完善的江海联运、海铁联运、海公联运、海空联运、管道运输五大多式联运体系和煤炭、矿石、液化品、天然气、纸浆、建材六大物流集散中心。随着码头建设、铁路贯通和跨海大桥的推进,吸引了集装箱多式联运物流基地、中谷华南物流中心及商贸中心等大宗商品交易中心落地,一个华南区域性国际物流中心正在悄然崛起。

    产业立区

    年内培育3家百亿企业

    9月4日,马绍尔群岛籍“太平洋链接”号布缆船装载着长800公里海底光缆,从高栏港区烽火海洋网络设备有限公司专用码头启航,这些海底光缆将用于马来西亚至印度尼西亚的国际海缆项目。

    “海洋网络通信被称为通信领域的皇冠,烽火海洋通过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海底中继器,打破了国外技术垄断。”该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2015年中国信息通信科技集团在珠海高栏港区设立全资子公司——烽火海洋网络设备有限公司,投资20亿元布局海洋产业,项目全部投产后可年产10000公里海底光缆、100个中继器。

    烽火海洋网络设备有限公司是高栏港区海洋工程装备行业发展的一个缩影。近年来,高栏港区引进海洋工程装备龙头企业30余家;拥有有效发明专利数量112项,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1个(国家船舶及海洋工程装备材料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省级企业技术中心5个。

    与此同时,以高栏港区为主体的“珠海海洋工程装备产业基地”被评为“广东省战略性新兴产业基地”“广东省创新型产业集群建设试点”“国家新型工业化产业示范基地”,其产业聚集程度、创新能力、低碳经济指标等均处于全省前列,已成为广东省乃至华南地区最具影响力的海洋工程装备产业基地。

    当年郁郁葱葱的甘蔗地变成林立的厂房,低矮的茅草房建起遍地的高楼,破旧的小作坊也发展成2319家实体经济企业,销往全国各地的不再是甜蜜的蔗糖,而是源源不断的清洁能源、高科技打印设备、先进装备……

    如今的高栏港区,不仅有以中海福陆、三一港机为代表的海洋工程装备龙头企业,还有以纳思达、烽火海洋等为代表的电子信息装备产业企业落户,形成两大产业集群并驾齐驱的产业新格局;清洁能源方面,依托中海油南海天然气陆上终端、LNG接收站、中海油天然气热电联产等优质项目大力发展清洁环保能源,高栏港区将成为国家开发南海油气资源的重要战略基地;目前全球规模最大隔膜生产企业已在此投产运行,多种高端材料生产项目正加快推进,以动力锂电池材料全产业链为主的新材料产业成为高栏港瞄准的新方向。

    高栏港区以珠江西岸先进装备制造业(世界级海洋工程装备和国际竞争力的电子信息装备)、高端精细化工和中国绿色新材料产业、国家级清洁能源产业和现代港口物流产业为主导的“3+1”临港产业体系初具规模,焕发出生机活力。

    今年,高栏港区定下了“小目标”:力争年内高新技术企业达115家,并完成全年培育3家百亿企业、23家十亿企业和130家成长性好的中小企业任务。

    城市新梦

    平沙新城初具雏形

    沿着珠海大道行至尽头,再转入三虎大道一路向北,总体规划面积为25平方公里的高栏港区平沙新城出现在眼前。

    平沙新城东靠广珠铁路,南接海洋装备制造区北区,西临黄茅海,北邻富山工业区。站在平沙新城5.7平方公里的起步区向西看去,一条宽阔的水道从脚下延伸至海面,交接处是一座13孔的红褐色拱桥。平沙新城河汊纵横、水网密布,像这样的拱桥环望皆是。

    “平沙新城未来最大的特点是河多、桥多。”高栏港区平沙新城建设现场负责人陈裕荣介绍,河道总长约17公里,最窄处五六十米,河面最宽处能达100米。参照颐和园桥梁设计的11座拱桥,形成“人车桥上走,船在桥下游”的景观。

    经过多年的努力,建立在一片滩涂上的平沙新城已初具雏形。起步区规划的“六纵八横”共14条市政道路已全部动工建设,其中8条市政道路已建成通车;水闸、海堤及滨海景观带等生态保障项目也在加快推进,计划年底开工。

    高栏港区的变化不仅发生在平沙新城。凝聚着无数珠海人记忆的老糖厂发展成平沙影视文化小镇;市民文化中心开到家门口,让高栏港区群众享受到和市区一样的休闲生活;平沙医院化身珠海市首家区级二甲医院,南水镇卫生院建设成为珠海市人民医院高栏港医院;5所幼儿园、7所中小学也在加紧建设中。

    此外,高栏港区探索出一条乡村振兴的特色之路:利用台湾特色水果产业园、花卉苗木产业园、黄鳍鲷养殖产业园三大平台,大力发展现代农产品;围绕生态乡村旅游、现代特色农业,有机串联滨海、田园、水网、温泉资源,利用山林湖泽之利,打造高栏乡村旅游品牌。

    “坚持‘以港促产、以产兴城、港产城一体化发展’总体思路,密切衔接珠海西部生态新城规划建设要求,以‘一区、两镇、多组团’规划建设为蓝本,高水平高效率推进产城融合发展,确保新城建设和城市更新同步推进,城市配套与产业升级功能适配,服务供给与群众需求无缝衔接。”高栏港区相关负责人表示。

    随着高栏港区在教育、医疗等民生项目的大力投入,“有区无城”的尴尬局面得以缓解。风景秀丽、居民安乐的生态卷轴徐徐展开,一座宜居、宜业、宜商、宜游的海港新城悄然崛起。

    亲历者说

    平沙镇连湾社区第一届社区书记李晚:

    一位老平沙人的拖拉机情缘

    出生于1949年的李晚,至今仍记得7岁那年游泳去看苏联拖拉机的事。当时,几千名知青怀着满腔热血来到这片环境恶劣的不毛之地,在现属高栏港经济区平沙镇的土地上建设国营农场;伴随着这些年轻人而来的,还有先进的生产工具——拖拉机。

    “拖拉机在那个年代是稀罕玩意儿,几个小伙伴一商量,都同意去看看。”李晚回忆,自己所在的生产队与平沙农场之间是一片滩涂,不仅没有路,有的地方还得游泳才能过去。“当时走了好半天才到,现在开车也就几分钟的事。”

    最终,李晚如愿以偿见到了传说中的拖拉机。那是一台“德特—54型”履带式拖拉机,巨大的体型和轰鸣声,深深地震撼到李晚和朋友们,一直看到傍晚还舍不得离开。也就是在那一天,一颗种子在李晚幼小的心灵中悄然种下。

    李晚在三灶中学上学,是当时珠海建县后创办的第三所全日制中学。当时去一趟学校不仅要翻山,还要坐小木船,碰上逆风得花费一天时间。后来转学至平沙中学,也是轮流做工,边建设学校边读书,“现在学生在家门口就能上学。”他感慨道。

    毕业后,李晚被分配到生产队,去东风分场围垦造田。“天一亮就出工,虽然辛苦,但大家充满了干事的激情,各个生产队私下较劲,看谁能拿到红旗。”

    彼时的李晚已经长成大小伙子,身高近1.8米,饭量惊人。一次围垦大会战前,要队员自报饭量,队里还杀了两头猪,给每人分2两肉。当时,李晚报了两份的饭,见他吃的多,有人和他打赌,要是他再能把自己这份也吃掉,就把肉让给他。于是,足足两斤多的米饭被李晚一扫而光,末了还拍拍肚皮说,“刚刚好!”

    李晚不仅能吃,还能干,干活的时候总是冲在最前面。连湾分场场长看他勤奋好学,又是中学生,就跑来问他愿不愿意做写文章、打算盘之类的文职工作。然而李晚早就心有所属,毅然报名机耕队,成为一名学徒。

    当时连湾分场有4台拖拉机,每台配5个人。从学徒到车长,李晚只用了两年半,10年后成为机耕队队长。直到1986年成为连湾分场场长,李晚在拖拉机上一坐就是20年。

    “一个晚上能收割100亩,一年耕地3万标亩。”由于拖拉机业务熟练,李晚还到海南、湖南等地支援建设,厂家的新型设备也安装到李晚的车上试验效果。

    “手表、收音机、自行车‘三大件’就是那时候配齐的。”李晚回忆,自行车刚买到手时舍不得骑,挂在墙上看了20多天。“当时谁能想到现在小轿车满地跑?”

    2000年,农场改制后,李晚成为高栏港区平沙镇连湾社区第一届书记,后来加入社区指导组,直到2011年退休。

    从泥滩到良田,从甘蔗地到果园,从平房到高楼……李晚见证了平沙的每一处变迁,“只要踏实肯干,随着时间的推移,梦想就会一步步变成现实。”

0